大众小说网 > 复仇,从制造完美意外开始 > 第45章 死因成谜

第45章 死因成谜


这个弹幕瞬间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

所有人认真看去。

只见,此时的吴所谓坐在书桌前。

他的一只胳膊放在书桌上支撑着头,面前放着一叠钉起来的文件。

双眼闭着,一动也不动。

【吴所谓这是看文件太久,睡着了吗?】

【看这姿势应该是,简直像极了我上课时困了的样子!】

【兄弟们,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我什么都没听到啊!】

【我也听到了,滋滋滋滋的声音,就是不知道是什么。】

【啊,我知道是什么!你们看那个电视,原来电视是开着的,只是调到了没信号的频道,所以才发出滋滋声!】

【死神不是说要将吴所谓杀死在密室里吗?看样子现在这个书房就是一个密室啊,难道说死神指的是这里?】

【都已经开始直播了,看样子就是这里了。可是,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啊,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那么死神究竟怎样杀他呢?】

......

直播间里的观众全都疑惑不已。

而这时,直播画面里传来一阵急迫的砸门声。

有人从书房外砸门!

难道是死神?

很快,答案揭晓了。

“轰!”

在一声巨响下,书房门被撞开。

从屋外首当其冲的冲进来一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

紧接着在他的身后,另几名穿警服的紧随其后冲了进来。

【衙门这次的行动好快啊!这才刚直播开始一分钟就到了!】

【看来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制定了什么应对方案。】

【完了,我看死神这次是要失败了,直播才刚开始就被破坏了,这还怎么玩下去?】

【真是没想到,言出必行杀人准时准点的死神竟然也有失手的时候!】

【我看不一定!现在还早,直播不是还在继续进行吗?说不定死神还是有其他办法的!】

【说的没错!我相信死神,绝对没问题的!还记得上次死神利用王小虎,以及上上次死神利用新闻媒体吗?说不定现在的一切也完全都在死神的掌控之中!】

【可是死神说的不是要让吴所谓死在密室中吗?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算密室了啊?就算他依旧杀掉了吴所谓,也同样算失败了吧?】

......

就在弹幕讨论时,进来的几人已经开始行动。

进来后,几人全都谨慎的将手枪举起,认真的环顾四周,看起来似乎想找出潜在的敌人。

可是,屋里除了书桌前坐着的吴所谓,并没有其他任何人。

除此之外,周围的环境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除了那台电视是开着的,此时正发出滋滋的声音。

除了电视,其他没有任何异常。

在确定周围的安全后,中年人等人这才朝着吴所谓走去。

几人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吴所谓身前。

可是,吴所谓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沉睡着。

这种情况下,不仅现场的捕快们,连观众都发现了不正常。

【嗯?什么情况?就算衙门的人走路很轻,也总是有声音的啊!这个吴所谓怎么就这么无所谓,完全不管不顾呢?】

【难道是他实在太累,睡的太死了?】

此时,吴所谓身前的中年人也有些疑惑。

他的心中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平复下心情,对着身前的吴所谓说道:

“吴先生,您好!”

吴所谓不为所动。

“您好!吴先生!”

吴所谓依旧无所谓的不理会。

中年人只好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结果就在这轻轻一拍之下,吴所谓的胳膊从桌子上垂落。

而他的头在失去了支撑后,重重的摔在了书桌上!

中年人等人吓了一跳。

他此时已经有所猜测了,这个猜测让他瞬间有些心慌意乱。

他伸出手,放在中年人的鼻尖,验证自己的猜测。

刚将手放过去。

一瞬间,脸色大变!

吴所谓,已经没有任何气息了!

吴所谓,死了!

中年人连忙对着外面大声喊道:

“法医到了没?”

“快,快通知法医立即赶到!”

“还有急救电话,快,快,快!”

“附近有什么懂医的人吗?给我抓一个回来!快!”

看着中年人的表现,所有人都明白,事情不妙!

看来吴所谓已经遭到毒手,凶多吉少了!

【卧槽,兄弟们,这是什么情况啊?吴所谓难道已经死了?】

【什么什么?我怎么什么都没看明白,发生什么了,吴所谓怎么就已经死了?】

【现在想起来,难道说其实直播刚开始的时候,吴所谓就已经死了吗?】

【我靠,那这么说,刚才的环境下还真的是一个封闭的密室啊!原来死神做到了,吴所谓真的死在了密室里!】

【我就说嘛,我家死神出口,必定死人,决不食言,死神牛逼!】

【虽然死神确实做到了,但不是说好的直播吗?我看了半天就看了个寂寞?】

【喂,死神,你这就不厚道了啊!不是说死亡直播吗?怎么人死了才直播啊?这还叫直播吗?】

......

大概过了3分钟。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老大爷被一名身穿警服的小伙子扛着一路奔跑冲进了房间。

“哎呦,我这老胳膊老腿都要被你给晃散架了!”

老大爷从小伙子身上下来,无奈的吐槽着。

小伙子挠挠头,一脸不好意思。

他正是奉命从一个私人门诊那里“抓”了这个老头过来。

中年人走上前说道:

“事关紧急,麻烦您了。”

老头没说什么,从小伙子手中拿过医药箱,开始仔细的对吴所谓尸体检查起来。

他刚开始检查没多久,衙门的法医也赶到了。

进来后和老头一起检查了起来......

2分钟后。

老头率先站起身来,轻叹了口气。

见此,中年人的心沉了下去。

他连忙看向更专业的法医。

法医人员最后再次确认了一次后,站起身来,对中年人摇摇头:

“经过确认,已经死了。”

“从生理机能推断,死亡时间是......”

“10分钟前,到6分钟前这四分钟里。”

“你说什么?!”中年人脸色瞬变。

他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看了时间,脸色变的有些怪异。

他有些不确定的对刚才一起进来的捕快问道:

“刚才进来时,我们登记了时间,对吧?当时是什么时候?”

一旁的捕快回道:

“8分钟前。”

这个回答落实了中年人的想法。

他震惊不已的说道:

“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其实是在我们进来后死的?”

中年人猛的摇摇头:

“不,不会的,这怎么可能!”

“刚才我们进来后他明明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

听到这个结论,直播间里的观众惊了呆了。

本来有一些大聪明本来在刚开始直播时看到吴所谓的姿势和状态,已经推断出他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

但根本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吴所谓死亡的时间竟然是在刚刚?

这么说来,其实所有观众都亲眼目睹了吴所谓的死亡?

【什么情况?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吴所谓竟然是在刚才死的?】

【刚开始直播的时候我就看出来吴所谓不太对劲了,我当时就觉得他可能已经死了。没想到我竟然只对了一半,他不是已经死了,而是正在死?】

【那我刚才还认为他只是睡着了没死,那我其实也是对了一半吧?】

【楼上的逻辑鬼才,简直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靠,兄弟们,我突然想到,如果这么说来,我们竟然全都是吴所谓死亡的现场目击人?】

【目击个屁啊!我目击了半天都没搞明白究竟他是怎么死的!】

【额的神啊,这也太诡异了吧?!刚才在直播里吴所谓根本就没动过,也没任何异常啊,他怎么可能是在刚才死亡的?什么情况?】

【也就是说,刚才吴所谓胳膊支头时并没死,而是后来死的?】

【那就奇怪了啊,既然他没死为什么要胳膊支头闭着眼呢?另外当时衙门的人已经进来了啊,如果他正在遭遇死亡为什么不立即求救?】

【这么说来是我误会死神了?他并不是等人死了才直播,而是真的在直播目标死亡的过程?】

【我靠,还真的是啊,这不就是现场直播了吴所谓的死亡过程吗?真的是死亡直播!】

【兄弟们,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最后时刻,那名穿警服的中年人拍了吴所谓的肩膀,意外导致他的头摔在了桌子上。难道说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吴所谓的死亡?】

【什么?!你可不要吓我,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死神也太可怕了吧?如果真能这样玩,那就不是高智商犯罪,而是灵异事件了!】

【怎么不可能?还记得上次的密室杀人,死神是怎么诱导利用门口的王小虎的吗?那一次不就成功了?】

【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里一阵寒流。兄弟们,难道我们在看鬼片吗?这简直太惊悚了!】

......

此时,身在现场的中年人比直播间里的观众们更加的不淡定。

毕竟,他是当事人。

他的心中突然间也冒出和直播间观众同样的那个大胆猜测。

一瞬间,他脸上毫无血色,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上一次的密室杀人案里,虽然那个王小虎被死神诱导成为了直接杀人凶手。

但那是因为死神当时在现场,用语言陷阱设了套,骗他入套,最终酿成惨剧。

但这次不一样。

如果这次真的是因为他刚才拍了吴所谓的肩膀导致他死亡的,那他就惨了。

这次他可是主动去做的,并没有死神的诱导,或者任何其他因素的推动。

直播间里可是有上亿观众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如果这时死神在直播间里告诉大家,他是死神的帮手。

那么不管是从道德上还是法律上,他都难逃干系!

毕竟,他这可是主动行为,就算在法律上也是很难辨清的!

而就算死神什么都没说,他也要在事后被追究责任,死者的亲人只怕也会对自己怨恨。

完了,彻底完了!

死神这一次,竟然不止是密室杀人,还是嫁祸于人......

衙门,重案组会议大厅。

吴勋等人已经从大屏幕上看到了一切。

看着中年人在这么关键时刻竟然楞在了原地,王捕头气不打一处来的吐槽道:

“这个老郑,毛病又犯了!”

“如果他没这种畏手畏脚而乱了分寸的毛病,早就不会在基层干这么多年了。”

吐槽完,王捕头就拿出手机,打算打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现场的中年人也就是那个老郑,突然恢复了过来。

于是众人再次仔细看向大屏幕。

老郑已经恢复了过来。

他平复下心情,对法医问道:

“吴所谓究竟是怎么死的?”

问完,老郑有些紧张的看向法医,等待着他的答案。

法医回道:

“直接死亡原因是,心肌梗塞。”

“经过检测,死者确实有心脏疾病。”

老郑听此连忙问道:

“这么说来,吴所谓其实是意外死亡?并不是什么谋杀?”

“也不是......因为什么外因?”

法医摇摇头:

“是不是意外我不知道。”

法医指着桌子上的一个小瓶子说道:

“这是治疗心肌梗塞和心绞的药物。”

“距离死者这么近,如果真的发生状况,他应该会立即服用的。”

老郑疑惑道:“难道有什么原因让他没能服药?”

法医摇摇头:

“虽然我现在器械不全,但也初步检测出来,死者确实服用过治疗药物。”

“那么他在服用了药物后,是不会出现立即心肌梗塞导致心脏停止跳动而死亡的。”

“当然,我需要将尸体运回去,利用专业器材解剖才能完全确定。”

老郑有些懵了:

“照你这么说他服药后是不会因为心梗死亡的,但他的死因又确实是心梗,这到底是为什么?”

“另外,就算是心梗导致心脏停止跳动,那为什么会一直到刚才才发生呢?心梗不是发作的很快吗,怎么还能变成慢性发作?”

法医和诊所老头听此都紧紧皱眉,陷入思考。

这里确实有太多说不通的地方了。

就在这时,突然间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接着,一道男声响起:

“他确实是心脏停止跳动死亡的,他也确实服用了治疗药物,这两者并不冲突。”

“因为在一种意外情况下,这种成分以硝酸甘油为主的治疗心绞药物不但不会成为救命药,反而会加剧心梗的发生!”

众人闻声回头朝着门口望去。

只见走进来一名帅气的青年。

法医瞬间认出了他。

“大名鼎鼎的法医秦名?!”

......


  (https://www.xdzxsw.cc/book/34519429/36319775.html)


1秒记住大众小说网:www.xdz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xdz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