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最强超越者亚弥尼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阿蒂尔,你可以思考一下对你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你所忠诚的国家还是当初发誓效忠时的模样吗?是什么给予那些人勇气发动战争?他们的目的是守护国家,还是为自己谋取私利?被派上战场的人,真的渴望战争吗?这是正义之师,还是助纣为虐?”

        对付兰波这种人,需要从感性出发,你跟他讲格局讲大道理是没用的。

        兰波是典型的法国人,浪漫主义者,他爱着法国,也爱自由和自己。

        他出生于法国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就是家里让人头疼的坏小子,村民们避着走的刺头。在因为异能力被挖掘后,他远走他乡改名换姓,与过去划下了休止符。

        异能者在觉醒异能之后,很少人会继续过着原来的生活,他们大多会以另一个新身份重生。

        兰波和绝大多数被官方培养出来的异能者一样,他不懂政治,不懂经济,不懂尔虞我诈,因为教导者不会教给他这些。

        工具只要听命令就行。

        他们这些人的思维可能要比出社会的劳动者要天真单纯得多。

        魏尔伦觉得对方的感情并不纯粹,认为对方只是为了将他教导成一把合格趁手的杀人工具。

        他们的生活是无止休的杀戮、训练和奔波。学会如何用最快的速度杀人,最方便快捷的方式逼问情报,在危险中刀口舔血日复一日。

        但魏尔伦没想过,兰波与他相遇的那年也才十五岁,他那个时候已经是组织里经验老练的骨干。

        兰波只是将他会的所有东西都教出去,魏尔伦需要的,他也不会。

        嘛,毕竟对兰波来说,十五岁当上妈,是头胎还是独生子,孩子情况特殊,又没人跟他商讨教育理念,不就只能靠自己摸索。

        新手、单亲、未成年、娃有病,四个致命标签都占满了。

        偏偏养的娃还是魏尔伦,非但有情感缺失,还是个闷葫芦,什么都憋在心里,加上兰波管控欲又强,不就只能走上叛逆这条道?

        孩子才四岁,还是个不知好赖,摔了跤先哭着怪妈妈没看好自己的宝宝。

        是兰波的溺爱给足了魏尔伦勇气和决心。

        算是孽力回馈吧。

        这里和他出生的世界不一样,猎人变成了猎物,猎物变成了猎人。明明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却被压抑在伦理道德条条框框之中。

        亚弥尼不着急,体贴的给兰波留出思考的空间。

        他也不用急,不管兰波怎么选,结局都只会有一个——兰波必须留在横滨。

        就算囚禁起来、打断腿骨、喂药……手段无所谓,结果符合预期就行。

        有点可惜,若不是他的能力对异能者无效,将兰波吞噬是最稳妥的办法。

        亚弥尼会将这个问题抛出来,是因为凡尔纳联系他了。在成功撺掇美国提前派出异能者后,他们之前商议的计划没有偏移。

        比想象中的快,凡尔纳说动了两名超越者加入团队,等战争再次升级后,他相信名单中剩下的超越者也会坐不住。

        亚弥尼讨厌战争,他喜欢和平,动/荡是享受美食和金发美人的阻碍。好在像他这样的和平主义者挺多的。

        猎人就要跟猎人玩,外行指导内行,就先合力把外行干掉!这才是最简单最迅捷的选择。

        等到时候就把那些喜欢战争的人关起来,让他们自己菜鸡互啄打个够吧,坐在办公室里指点江山,让千里之外的人去送命,哪有那么好的事,刀没割在自己腿上,他们永远不知道痛。

        用他们的鲜血,制成烟花,为这个混乱的世纪划下句号。新世界才会到来。

        光是想象一下那个场面,亚弥尼都会兴奋得浑身红潮,不受控制的痉挛颤栗。

        都有些等不及了。

        东京,09:41pm。

        “那么,今日的会议到此结束,辛苦大家了。”

        结城信一是最后一个走的,高城抱着小山一般高的文件,跟随在他身后。踏出会议室的大门,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站在那里,显然是等他许久。

        “恭喜结城次官升职,希望这份贺喜不会来得太晚。”他笑容亲和的说道。

        结城信一脸上带着惯然的微笑,眼神诚挚的道:“您太客气了,森监察官。心意不在早晚,我都铭记于心。”

        两人并排走在长廊上,森监察官颇为感慨:“想当初我还自以为是的想邀请您加入内务省,不过短短三年时间,您已经是我的上级,我还留在原地。”

        结城信一摇头:“不能这么说,当初能得到您的青睐,让我颇为受宠若惊。会加入防卫省也是一个意外,虽然不在同一个部门,也期待着能与您同事的一天。”他是被防卫省的政务官直接点名进入的。

        “您就别抬举我了,我对自己的能力很清楚,不过是因为有个好出身,论能力是比不过像您这样的高材生。”森监察官自谦的说着,迎上结城信一真切的双眸,道,“我记得,您今天才二十四岁吧?”

        事务次官可是防卫省的五把手,是实权之位,虽然结城信一的学历在政府中也算是最顶尖的那一批,才三年就爬到这个位置,也不是一般的精英能做到的。

        “是的。”

        “看到您,就想到了我的侄子,他比您大一岁,在下一辈最优秀的青年,却远远不如您。”

        “我记得您的侄子,是继承父业对吧?”

        “是的,我的哥哥是皇室的私人医生,我们家族世代从医,和我这个不成器的叔叔不一样,他作为大房的幺子,从小就有过人的医术天赋,从东京大学医学系毕业后,就进入了军队,现在担任国防军的跟队一等副军医。”

        “您太谦虚了,一等功可不是那么好得的,您其实是在炫耀吧。”结城信一夸张的叹气,“森监察官,人类社会中最重要的三个职业是老师、医生和科学家,他们才是国家兴盛的脊梁,您对他是不是有点苛刻了。”

        森监察官明显被愉悦到,有些孩子气的眨了眨单眼:“被看出来了,老夫真是大失败呢。”

        拐过一个无人的转角,森监察官压低声音道:“其实这次是厚着脸皮,有个不情之请。我的侄子,林太郎那个孩子听过您之前在东大的演讲,对您颇为崇拜。这次您前往前线担任副指挥官,那孩子一天三份电报,恳请您能让他跟随在您左右,不需要特别照顾,只要给他一个机会就好,年轻人嘛,让他自己去闯……您的意思是?”

        终于等到他说清来意的结城信一,笑着道:“自然可以。”

        虽说森监察官是靠着家族庇护才进入内务省,地位不高,常年蜗居在一个监察官的位置上不得晋升。但结城信一看重的,是森家族作为皇室私人医生积累下来的百年声望,和天皇近臣的身份。

        一个身为幺子,却能够打破世家只看重和培养长子的惯例,被家族重视甚至斜倾资源的青年,他也感到几分趣味。

        送走了年迈的森监察官,结城信一回了一趟办公室,和高城嘱咐几句,就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他已经连续加班了两个星期,办公室里的行军床自然比不得家里的软床舒适。

        在政府内部人缘不错的他,一路上都有不少人主动打招呼,就连清洁工都能停下来说几句。

        结城信一是个富有魅力的男人,不仅是能力过人,社交手腕更不一般,在政界和商界都有着不低的声望,算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站在政府大楼对面,被树木隐藏住的男人,心里如此想着。

        他的视力很好,隔着一条宽阔的马路,也能看清对方玻璃大门内,那个穿着西装,连衣服都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的青年。

        结城信一是个作风正派廉洁,摘不出一丝污点的人。

        以天皇为首的保皇党,积极的主战派多次投以橄榄枝,对方总是态度暧昧的婉拒。

        他是草根中走出来的新贵,是新兴派、以资本家的商人为靠山的改革派推出来的新牌。

        其实并不难理解对方为什么不投靠保皇党,随着天皇掌握实权,并执意参与战争后,保皇党和改革派的冲突就未曾停止过。

        没有根基没有家族的他,被卷进去只会沦落为炮灰。

        可惜,再如何避让也没用。

        上头人已经厌倦了对方这副拿娇的态度,明明是防卫省,最应该亲近天皇一系的人,却偏偏靠向改革派一方。

        武士的内心平稳如寂静的湖水,冷色的瞳孔,寒光一闪而过。

        就在对方破格升职的今天,被任命为国防军副指挥官的今天,血染政府大楼。从一开始,推动对方任职的多方人马,就没打算过真的让对方上战场。

        他是两方党/争的牺牲品,一颗被打造得程亮,在最适当的时机推出去送死的棋子。

        结城信一与门口的守卫告别,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一无所知的站在公路的侧旁,等待着专人将他的车子开过来。

        已经很近了。

        轻微的咔嚓声,是刀微微出鞘的声响,武士迈前一步,连衣料摩擦的声响、迈步的声响,甚至连呼吸声都不可闻。

        他是武士,更是徘徊在黑夜下掠夺生灵的银狼。

        就差一秒,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冲到对方眼前,一刀封喉。

        一辆路过的汽车,在出击的前一刻从武士的眼前行驶而过,紧接着,一道破空的震响,震动着耳膜。

        砰——

        是寂寥夜空下的枪声。

        汽车远远而去,原本站定在对面的青年,身体缓缓的往后仰去,仰面躺在地上。

        鲜血从他的身下潺潺流淌,染红了干净的水泥路面。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将结城信一包围得密不透风,武士轻轻的啧了一声,如风一般的消失在原地。

        被抢先了。

        他如此想着。

        为什么会如此?

        有人接到了和他一样的任务。

        他死了吗?

        武士心里没有不甘,只有如同机械一般的计较着得失的本能思维。

        结城信一,必须死。


  (https://www.xdzxsw.cc/book/10152006/29882659.html)


1秒记住大众小说网:www.xdz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xdz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