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最强超越者亚弥尼 >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三个半超越者加一个治愈异能者的震慑力是巨大的,  虽然不知道横滨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堪称国家军事级别实力的组织,重点是小惠的安全有保障。

        就如亚弥尼说的那样,这样的实力还不能保护一个小婴儿,  就很搞笑了。

        至于新的掌权人和咒术界即将出现的纠葛,  甚至禅院家的未来,这种政治上的事情甚尔理不明白,  也懒得去想。

        他只知道如果咒术界能给出说服当权者的巨大利益,  那他们的损失就不大。其他都是次要的,  不管在哪个领域,利益才是关键。

        他的考虑直切重点,唯一漏算的是在亚弥尼心中,三个咒术界顶级工具人代表的利益,已经远超过咒术界能给出的所有筹码。

        而且亚弥尼管控欲很强,  咒术界世家势力扎根太深,  他不连根拔起怎么安插自己人?

        不安插自己人,他又怎么可能会安心。

        甚尔是个果断的人,  看到希望后,  当机立断安排了专车,  动身带着妻子儿子,  加一个亚弥尼去横滨。

        专车上有配备的完善设备,已经昏迷不醒的真里子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了她的生命付出了什么,倒是小惠在颠簸的车里醒过来后,看到病床上的妈妈,开心的叫唤着。

        当甚尔把儿子抱起凑近,  小惠伸出两只小手,避开她的氧气管去触碰妈妈的脸颊,咯咯咯的笑起来。

        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抚摸自己的妈妈,  还记得之前甚尔教过他不能碰管线。

        他只是摸了一下,就眼不眨的看着这个孕育他的母亲,眼里星光点点,充满了孺慕之情。

        甚尔骄傲的说:“小惠都是我在照顾,真里子休完产假去上班,后来又生病,母子相处的机会不多,但他很聪明,也很懂事,知道这世上谁才是最爱他、最亲近的人。”

        话语里并不在意自己儿子将他放在什么位置。

        亚弥尼看着这个阖着双眼,对外界一无所知的女人,仅靠外表无法想象这是能驯服天与暴君的女人。

        她长相只能算是清秀,算不得什么一眼难忘的大美人,小惠那刺猬般的头发应该是遗传自她,唇薄鼻挺高额,面相看是个强势且内心很坚强的女人。

        不是说这种性格的女人不好,而是甚尔本身性格就很强势,从他以前接手的任务加上作风可以判断,他压根不是怜惜弱者、会主动服软的人。

        道德感约等于零,大男子主义,还是个不良,听说有好赌的毛病,与女性的关系混乱,最后却甘愿为这样的她收敛全身的利刺,回归家庭过上普通人的柴米油盐生活。

        从她那双多年劳动者的手可以看得出来,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他们的夫妻关系,应该是女强男弱。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他都有点期待这个女人苏醒后,他们一家三口会是什么样的相处模式。甚尔之前打的包票,更像是空头支票。

        不过这是甚尔自己要处理的问题,亚弥尼才不管,反正除非拿出十亿美金,不然这个孩子就是他的。

        嗯……这孩子倒是机灵,五官继承了父母的优点,以后也会是个美人,可惜不是金发……听与谢野说织田很喜欢孩子,还和一个奇怪的绷带小鬼成为了朋友,问问对方接不接长期的保父工作吧,总不能让他珍贵的治愈能力者去做这种琐事。

        至于中也和五条悟,啧,能照顾好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甚尔以为亚弥尼说开了一家和果子店是开玩笑,当真的看到那家外表毫无特色可言的店时……他对超越者的品味产生了质疑。

        好歹是传言能一人灭一城甚至小国的超规格人型核武器,不应该是锦衣玉食过着无比奢华的生活么?

        他不禁摸了摸背在胸前的小惠的脑壳,心里想着:爸爸本来以为你能过上奴仆成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日子,看来是没戏了。

        儿子,要坚强,照顾好自己。

        如此心里送了波祝福,亲爹就单手拎着妻子躺的病床,另一只手搬着沉重的医学仪器,跟着亚弥尼进了店,下地下室。

        一边提前得到消息,特意关了店出门迎接的与谢野、织田和中也,面面相觑。

        中也挠了挠额头,说:“看来是用不上我了。”

        织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安慰:“确实是这样。”

        与谢野无奈:“我真的不喜欢吐槽,如果这是必须的话,那我就说了……织田作你这样根本不叫安慰人!”

        织田有点郁闷,虽然表面上看不出这一点:“为什么你们也都跟着叫起织田作了。”

        全都跟津岛学坏了。

        与谢野跟在后面进了地下室,毕竟她是今天的主力,小老板说给她带了一个实验体,治好了最好,治不好有他兜底。

        只有半桶水的无证小医生可是开心极了,恨不得现在就摸上手术刀。哦,也不知道用不用得上,不过她觉得解剖是很有趣的事情,之前围观兰波被开刀的时候就有一种想亲自上手的隐秘心思。

        这位小姐姐……让她开一下刀可以的吧,反正会复原的!都昏迷不醒了,再打上麻醉,不会疼的!

        地下室的楼梯很长,甚尔将儿子交给亚弥尼,扛着病床和仪器,看不出半点受影响的样子。

        与谢野见的世面多了,也不觉得稀奇,和小老板聊起家常:“悟说要回趟家,走的时候可不耐烦了,他说过几天才能回来,等他回来了让你尝尝他新开发的菜色。”

        亚弥尼,脚步可疑地停顿了一下:“哦。”

        与谢野很能理解他的心情,五条悟的厨艺……能让每一个甜食爱好者破防。

        实在是太甜了啊!

        “我以医者的身份告诉他,糖吃多了不好会得糖尿病,所以他保证以后会换成蜂蜜,还特意让人去收集大量的纯天然蜂蜜。蜂蜜营养价值高,吃多了对身体没啥坏处……大概?”

        亚弥尼,差点一个踉跄摔下去,并冷漠的道:“哦。”

        “悟?”甚尔对这个名字印象有点深刻,“五条悟?”他记得之前亚弥尼提过这个名字——五条家的圣子,六眼继承人,一出生就被冠以一亿悬赏之人。

        他曾经见过幼年的五条悟,对方的感知力非常强,那是作为透明人的甚尔第一次立于人之后被他人发觉。

        那个滋味,奇妙非常,也是从那天起,原本就性格叛逆的甚尔,内心升起的脱离家族的心思,就像是添了一桶汽油般熊熊燃烧,一发不可收拾。

        他立誓,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要做透明人,他要比谁都强,还有那些看不起他的咒术师,他也不会放过!

        但那已经他作为术师杀手的过去,被封存的置之如蔽屣的垃圾过去,仿佛过去了一整个世纪,早已无法在他心中留下一丝涟漪。

        从与谢野的表情可以知道猜对了,他嗤笑一声,道:“可怜的小鬼。”

        是被防着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在他们过来的当天就有事离开,估计是五条家内部出了事吧。也对,毕竟他是六眼,就算关在手术室外,也能看到里面的情形。

        新出炉的债主有秘密,真正给真里子治疗的应该是这个债主,这名治愈能力者是个幌子。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回来后,这名治疗师露出了久别重逢的欣喜……他之前的伤并非治疗师治愈的,而是另一种手段。

        而对方却没有提前和治疗师通气,让她伪装一下心情,是故意的。

        故意放任事情的正常发展,做给我看,是试探我吗?

        又或者是其他?

        甚尔懒得操心这一点,他好奇心不强,不管这个叫亚弥尼的超越者有什么打算,都跟他无关,他只要知道尽早还上十亿美金就行……太多了,一千三百多亿日元,咒术界一把特级咒具刀也才五亿,他不是很想掏钱。有这么多钱带真里子退休环游世界享受人生不香吗?

        去赌马不香吗?

        反正这个组织来头这么大,小惠待在这里不亏还血赚,等他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不想待了难道不会自己跑?

        他当初都能脱离禅院家,没道理自己的儿子做不到。

        没道理他一个老爹还得为了儿子的赎身费到处操劳啊,他自己不会赚吗?

        可是不行,因为真里子……是不会允许他赖账的。

        啊,好难,这大概就是普通家庭的烦恼吧。

        儿子啊,讨债的,为什么偏偏不是女儿呢,惠这么有寓意的名字放在一个男孩子的身上,大了叛逆期会找他干架的吧。

        啧,说不准真里子会站在臭小子那边!不,她绝对会站在讨债鬼那边的!

        甚尔,控制不住的瞪了一眼儿子,乖乖在亚弥尼怀里含着手指的小惠,注意到这带着点负面情绪的视线后,瞥了老爹一眼,诚实的往亚弥尼怀里缩了缩。

        然后,感觉老爹的视线更危险了。

        禅院惠:“……”

        一岁,第一次感觉到生活的艰难,和老爹的不靠谱。

        “到了。”亚弥尼推开地下室的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空旷的大间,天花板离地足足有五米多高,而在角落里有一个设备齐全的无菌手术室,里面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药柜,各种药物齐全。

        从器具新旧,和药物生产期可看出来,这个手术室是最近半年内建立起来的。

        考虑到横滨现在的医疗用品物价,打造这么个地方,花费之高想象一下都能让人咂舌。

        甚尔突然觉得亚弥尼给出的十亿美金应该不是坐地起价故意为难……他是真的有钱啊!

        儿子才一岁,就傍上大富婆(公?)了啊!这小子也太机灵了,这一点好运也给遗传到了!

        “本来想过段时间再带你来的,算是提前了。”亚弥尼等甚尔放下病床和仪器后,将小惠还给他,对激动得一脸涨红的与谢野说道。

        “喜欢吗?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与谢野的生日是12月7日,距离现在的日子不远。

        与谢野,热泪盈眶的冲上去,亚弥尼还以为她终于能开放一点不再讲究亚洲人那保守一套,顿时失笑的敞开怀抱——

        与谢野直接从他旁边穿过去,抚摸着药柜,抚摸着齐全的手术器具,抚摸着崭新的手术床,脸贴在白色的床单上,痴痴笑着,嘴角还挂着一道口水,眼睛亮得在发光。

        “我的,嘻嘻~我的……”

        “噗嗤——”

        亚弥尼冷眼扫过身后这几人。

        织田低着头揉着中也的小脑袋,中也抱着他的腰脸埋他肚子里,甚尔侧身在玩着小惠的手,小惠拍着他的胸口想让爹爹再奶他一次。

        亚弥尼:“……”不管刚才是谁笑的,你们所有人,包括那个没断奶的小鬼头,我全都记住了!


  (https://www.xdzxsw.cc/book/10152006/29503407.html)


1秒记住大众小说网:www.xdz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xdzxsw.cc